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先辈恩怨,源于两人师父的恩怨。

    对此,战无双没有理由拒绝,也不可能拒绝。

    因为除了这恩怨之外,他还要为剑雪儿报仇!

    当即,在易逍遥话音落下之后,战无双二话不说,便是提刀怒吼一声,朝着剑铭轰射而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,剑族之人没有人再出手阻止,因为哪怕战无双不出手,剑族也会将剑铭等人灭杀清理门户。

    更何况,这是大剑主易逍遥的意思,更不会有人反对了。

    剑铭看着朝自己杀来的战无双,发出惊恐的嘶吼,虽然他一直以来自命天才,但被易逍遥一次次的击垮之后,那股锐气早就被消磨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再加上如今战无双的凶名,剑铭也是如雷贯耳,即便传承给战无双的盖刀狂曾经败给传承给他的老剑主,他也没有任何底气去面对战无双,更别说将老一辈的战绩延续下去了。

    当即,剑铭呼唤身后的同脉前辈强者,却是发现那些前辈强者皆已被剑陨等剑族大人物制约了起来。

    无奈绝望之下,剑铭只能硬着头皮迎战战无双。

    强者之战,首先较量的就是气势,一旦气势落了下风甚至被碾压,那么结局就没有任何悬念了。

    所以剑铭的下场,不言而喻自然是惨败。

    这段时日一来,老剑主的金铭万法剑倒是被战无双练了个极致,但他就连战无双的第一刀都未能接下。

    那一刀之下,简直势如破竹,金铭万法剑所化剑光被劈散成无数铭文消散,最终刀光撇下了剑铭的一条胳膊,鲜血染遍空间。

    “这一刀,是为了逍遥大哥!”

    剑铭来不及痛苦,便感受到战无双的又一刀劈天斩地而来,剑光迎上,仍旧无法阻止刀光分毫,又是一条胳膊带着大片鲜血抛飞掉落。

    “这一刀,是为了刀狂前辈!”

    战无双的每一声怒吼,都仿佛含泪泣血,尤其是在接下来第三刀斩出之事,整片天地都因为他而充斥着悲伤。

    “最后一刀,是为了我的雪儿!!!”

    哗!

    刀光惊天,这第三刀一出,就连周围的所有剑族之人,都为之忍不住的惊容侧目。

    因为这充斥着绝望悲凉的第三刀,要比前两刀恐怖太多,仿佛在这一刻战无双突破到了新的层次。

    哪怕是剑陨,都在心中怀疑如果自己面对战无双的这一刀,能否活命下来。

    只有易逍遥,望着眼前的战无双,面上浮现出无奈而苦涩的笑意。

    他明白,因为战无双走的是极端道路,此路虽然凶险万分,但却要比常人所修炼的道路更加精猛可怕,而眼下剑雪儿的死则是让战无双在这条道路上,已经达到了一种无畏无敌的境界。

    恐怕现在的战无双,已经超越了当年的盖刀狂。

    光是他所斩出的这泣血一刀,便已诸神莫挡。

    刀光之下,剑铭周身那可破万法的一剑,瞬间自破。

    剑铭的整个身躯,顷刻被斩做两半,惨绝的摔落在地上。

   &nb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